漫步在仰光的街头巷尾

皇家国际客服 时间:2019-08-13 12:25:32

漫步在仰光的街头巷尾

已经不知现在是什么时间了,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朦胧的眼睛,拖着疲倦的身体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突然,一缕金色的光从窗口斜射进来,照在我的脸上竟显得那么刺眼,抬起手看了下表,我不禁爆了句粗口“卧槽!”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快两点了。咕噜……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看来得吃点东西了。简单的在酒店里吃了点东西后,我就出发了……

从旅店出来的时候,原本想去大金塔,然而站在十字路口,望着街道树影婆娑,光线如细碎银子般闪闪烁烁的映着颜色斑驳的建筑上,穿着罗衣的缅人从容的踢踏着人字拖从我身边闪过,不繁华,不喧嚣,让我感到整个人都宁静缓慢了下来。

我决定先不去大金塔了,而是在仰光的街头随便走走,随便看看,没有目的。这就是一个人出门的好处,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街头的集市贩卖着新鲜的果蔬,肉禽,河鲜,日用品,其间还有食摊,供应线粉和糕饼。摊贩在没有顾客的时候,都静静的照料着自己的货品,驱赶着蝇虫,往鲜嫩的菜叶上洒点儿清水。

我在各个摊位前逡巡,好奇的观察每一种我没见过的蔬菜,静静的看飞旋在花朵上的蜜蜂,认真的嗅不知从哪里飘来的香气,仔细的听缅人的低低交谈,如乐音般悦耳。

在每个摊位前停留的时候,摊主都会给我一个腼腆而静谧的笑容;我还会时不时收到好客的小贩的馈赠:一小块裹满辣椒粉和糖粉的青芒果,一小瓣刚刚播落下来的波罗蜜,一枝呛得我直流眼泪的柠檬香草,一小片切的薄薄的糯米糕……他们递给我,作出可以吃的手势,然后看着我小心翼翼的将食物送进嘴里。

他们喜欢看我认真的吃完这些或酸或辣的吃食,我也快乐的接收他们的热情。接过卖柚子的小贩递给我的一瓣多汁的蜜柚。饱满的汁水在牙齿咬破果肉的那刻迸将出来,让我满嘴留香。从来没有吃到过如此美味的柚子,此刻由舌尖带来的清爽让我在仰光这个炙热的下午感到无比清凉。

我用我所有的感官去感受这个充满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和温暖人情的城市,我浸在这样的空气里,不舍离去。去过很多城市,唯有仰光让我没有在异乡的局促与紧张。我穿着印有细碎花叶的罗裙,踢踏着人字拖,脸上涂着黄浆,像足了缅女,平静的走在仰光的街头,用缅人行走的速度,轻轻掠过。

太阳西沉,金色光芒让我想起我本应去大金塔。我所住的旅店的房间,拉开窗帘就能看见大金塔高贵的矗立在城市之上,万千的绿树将它托起。当时,我爱极了这幅画面,觉得就这样远远的望着金塔的光芒,就已满足。然而,此刻,我却是完全被仰光的市井人生所吸引,不华丽,却是久违的纯朴与真实。

叫了辆车,同司机说去大金塔,司机听不明白,我给他看地图,司机用手点着地图上金塔的图标,然后做手势让我上车。我很惭愧我一直搞不清楚大金塔的发音,总是读错。途中,我再次向司机请教大金塔的发音,当时记住了,却在转眼又忘记。

我是个极没有语言天赋的人,在语言学习方面总少根筋。即使是学舌,也总说得牛头不对马嘴。缅语听起来如竖琴般叮咚悦耳,可是我除了学会说“你好”,别的单词在我的舌尖上无论如何也绕不开。

想对那些赠我吃食的缅人说刚刚学来的“谢谢”,话到嘴边,却莫名其妙的说出来印度语的“谢谢”,连我自己都感到诧异。在印度旅行的时候,拼了老命学也没有学会的“谢谢”,此刻却在缅甸如灵光突现般的闪进脑海,而且一直到离开缅甸,我仍然只记得印度语的“谢谢”!

汽车里暗香流动,循香望去,看到车子的反光镜上挂着大大的一串茉莉花。我一直好奇,仰光绿树成荫,没有繁花盛开的景色,但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闻到阵阵香气。不是艳香,而是若有若无的暗香,引人遐想。看到挂在车头的茉莉花串,才恍然明白。

缅人爱花,喜欢用鲜花敬佛,喜欢用鲜花装饰自己,喜欢用鲜花装扮城市。走在仰光的街头,与你擦身而过的缅人,身上或头上带有花串,人已过,但留下余香阵阵;街口的花市,还有用头顶着盛满鲜花的簸箩的卖花小贩,都能让人在不经意的时候闻到的花香。

慢慢地,我不禁陶醉在了茉莉的香气中;不禁陶醉在了这片和谐的氛围里。不知为什么,这一刻,我竟有一种全身都轻飘飘的感觉,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放松吗?的确,也只有这种说法才能阐述我现在的现状了,要不然也没有第二种说法了。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