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度高温的赤足体验!

皇家国际客服 时间:2019-11-23 13:26:54

如果说此次的缅甸行是一场美妙的约定,其实这美妙的旅行中还是有缺点的。就比如:在五十多度的高温下赤足而行,大家自行补脑一下,平时在三十多度的地面上行走都烫得要命,更何况还是在五十多度的水泥地上呢?

如果真的要用个词来形容这次的赤足而行,那我只能说,简直又酸又爽。但对我这样的游客来说,不管前方有着怎样的困难,哪怕是刀山火海也不皱眉,因为我一直都坚信苦尽甘来!

正午在这样的闲散和浏览中到来,光线异常强烈。在昂山市场边上的铁路人行桥上疲惫得快要睡着,旁边有卖鲜花和蔬菜的一两个小摊,植物在明晃晃的光线下水分不足,萎靡不齐,摊主则畅快地躺在简陋的地上睡起了午觉。调整片刻,即前往仰光著名的大金宫。

大金宫名字包括了它的所有特征,大气,金碧辉煌,宫殿庙宇。宫在半山上,进门则去鞋去袜,乘坐电梯上去,通过长长一条走廊,到达核心主塔。本就金光暗藏,在无处不在的阳光下,更是金光逼人,主塔周边各色小塔,所有裸露在外的地面均铺上光洁的瓷砖。

每天持续的没有暗角的日照让地面的温度直逼50度,完全裸露在外与地面直接接触的双脚则是在这样的高温下行走。刚碰到地面时条件反射地跳起,尽力减少脚面与地面的接触面积,还是炽热难忍,头顶的日晒已经让人昏沉,脚下的浓烈又让人片刻清醒。

所以我多么喜欢在那些塔檐阴凉处席地而坐的惬意。地面并不干净,脚面也已经脏成一片,不过没有人在意,大家就在佛像的注视下,笑闹地吃着自家带来的餐饮,或默默低头念诵。累了,就直接躺倒在地,一个悠长的午觉开始了。大金宫是要到傍晚时分才开始热闹的,当日落减弱人群渐起的时候,我们已经准备开始离开这座城市了。

按照之前的攻略和认识,打车前往车站,再发车前的一个多小时时到达。而我却跑错了车站,我们本应到达的车站在至少一个小时车程以外的地方,何况下班高峰期已经到来,事情开始变得复杂异常。

送我们到达的出租车司机在帮我们连续咨询过车站工作人员后,用手机接着更车票上的电话再次沟通,短促奇怪的语言让我们一头雾水,但是司机着急得快要流汗的神情却明白无误地表达了时间的急促。

沟通过后,车站工作人员和司机像把我们塞进车里一样,急迫地前往另一车站。没忘记问价格,司机说十美元,是想要犹豫一下的,但是时间没有给我们犹豫的可能。司机一边与那边车站进行沟通,一边驾车出发。

路上已经开始拥堵起来,远处的红灯后一长溜的车队闪着尾灯,我们的出租车七拐八拐,用喇叭和手势示意插队。被插队的车群没有人表示异议,有人用手示意我们先行,还有用笑容给我们最大的避让。车队实在没有空隙的时候,司机居然从逆行车道谨慎前行,我们不说话,默默看着一个司机为我们不顾一切地帮两个要错过大巴的异地姑娘到达根本来不及的大巴站。

本来质疑这十美元的价值,但是车越走越远,每每以为到了,却总是发现还有更长的路在继续,车子的速度一直没有降低,我不止一次地说到,这十美元含金量真高,说了几次,发现它的含金量越来越高,高到超出预期。

路上依然还在堵,司机表情凝重,同行的驴友也表情凝重,各自没有说话,我们没有催促司机,因为我们知道司机在尽他最大的可能帮我们争取时间。司机也没有用语言和表情传达急促,因为他知道我们已经心急如焚。

车拐一个弯,还在前行。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大巴车,车站估计很快就到,可是此时离我们的发车时间已经超过30分钟。一个电话过后,司机果断调转车头,向相反方向开去。依然是我们没有问,他没有说。

急速行走,然后,然后我们便看到一辆缓慢行驶的大巴车,出租车司机这时似松一口气,快速超过,在路旁停下车,大巴也停了下来,司机火速拿起我们的行李甩上大巴车,然后催促我们快快上车。我们甚至忘记提车费的事情,当我把抓在手里的十美元递给司机时,他一眼未看丢进车里,然后再次催我们快快上车。于是我明白,自一开始的飞车超速,逆向行驶,沉默不语,跟这十美元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我们上了车,坐好,慢慢调整过来心情和一连串未曾预料的经历。司乘小姐微笑而至,轻言道:是否需要一杯咖啡。同样是缅甸式的微笑,缅甸式的善良,以及,缅甸式的宽容。

如果要问我此次旅行收获了些什么,那最大的收获肯定要非这缅甸式的笑容;缅甸式的善良;缅甸式的宽容了。虽然我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们却用实际的行动给我们上了一课。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其实缅甸并非人们所说的那样,在这里,你会体验到从未感受过的快乐,会被他们的淳朴善良所感动得一塌糊涂。当然,这样的感动有时也是伴着一定的风险的,毕竟有很多的事情是无法预料的,一切都只能看自己的运气了!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