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做梦都想要去的地方

皇家国际客服 时间:2019-11-04 19:03:42

sdfkjsdfhjkljsdfljsdflsdflsdf.jpg

相信每个人都有梦想,都有个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像我一样,在两年以前就已暗自决定,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亲自去缅甸的茵莱湖看一看,体验一遍随风飘荡的感觉。闭上眼睛,让小船随风飘荡在偌大的湖面上,细细倾听茵莱湖的声音!

茵莱湖上的船,就像独木舟,船上只有两个座位,一前一后。James微微一笑,让我坐前面,说方便我摄影。那一刻我决定忘记他的跛脚,我想当他决定背包旅行的时候,早就放弃用世俗的眼光来看待自己。

在海边长大的人,一见到成片的水,就像看到亲人一样。茵莱湖,我们怎么这么迟才相见!我就应该属于这水面上某一座吊脚楼。邻居的你在那边喊一声:“水烧开啦,快来喝茶!”,我便一头从这边窗户扎下水去。几下轻盈的哗啦后,湿漉漉笑眯眯地摸上你家的阳台……

狭长的船像秋刀鱼,灵巧地在或宽或窄的河道上游行。水草舞着水袖,在清浅水底妖娆。茵莱湖上吹来惬意的风。水鸟在头顶上淘气地追逐着人们。茵莱湖三面环山,像一湾蓝色的梦。James和船夫像船上某一个零部件,很安静地存在着。James的存在避免了我与船夫的单独相处,这倒让我觉得安全。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潜意识里的民族偏见。

我第一个要拜访的是Intha民族的银器手工作坊。Intha是一个生活在水上的民族,她们把木头房子建在浅水湖上,家家户户都有船。缅甸人应该小脑特别发达,茵莱湖上著名的“独脚渔夫”不是因为他们只有一条腿,而是他们用很独特的高难度的方式划船捕鱼。

站立基本就凭一条腿,另外一腿一会要划船,一会要抬网,花样百出,跟耍杂技一般。其身体的平衡性,更缅甸女人的“头顶神功”有得一拼,令人世人惊叹。

半首上我们还去了一家用古老的技术提炼银,手工敲打银器的作坊。她们打造各种传统花纹的银器,精美绝伦。尤其是那银制小鱼儿,是我见过的最灵动的银饰。我跟着他们一起制作简单的首饰。

James参观了一圈在屋檐下等我,这让我很过意不去,我让他先把船开走,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我自己再想办法回去,他很客气,坚持不走。说这里安静舒服,呆着就很享受。 

这个新加坡人比我想象的还绅士,而我比自己想象的还任性。直到中午饿得不行的时候,才不得不离开。我挑选了一堆的首饰,恨不得整店打包带走。

小姑娘估计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客人,光算账就算了一个多小时。为表歉意,我决定中午请James吃饭。我跟别人介绍,说他是我的Uncle James.其实他没有我说的那么老。

餐厅也在水面上。旅游淡季,又加上错过了饭点,很大的水上餐厅,只有我们一桌。远山连绵,偶有独脚渔夫漂过。独享一湖宁静,好不奢侈。James 开口就问我:“Do you finish travelling around the world ?”他说我在路上看起来那么自在放松,像天生的游民。他是保险从业人员,结婚离婚,现在有未婚妻。

他是低调的背包客,一年出来几趟。微跛的双腿一点都没有影响他的旅行。人们因为各种不同的原因独自旅走。又或者根本不需要什么原因。我们没有探讨这个问题。茵莱湖上的鱼真美味。我们把点来的菜吃了精光。

他问我下一站想去哪里,船夫不懂英语。我灵机一动拿起包里dior的香水。船夫立马就明白了。我打赌这个瓶子的设计师一定见过长颈族的女人!由蒲甘直奔茵莱湖,我就是想亲见这些以长脖子为美的女人,我曾经在一本时尚杂志上看过她们。

茵莱湖上手工织布的景点里,有三位长颈族的女人。她们脖子上套着金色的颈圈,在湖上的木屋织布。其中一个穿着玫红色衣服的年轻姑娘,脖子上套着十五个颈圈,头上旁绕着彩色的布条,坐在原木地板上怡然地劳作,很美。

每个民族都各有自己的审美标准,但是美的本质却没有界限。不过那位站着织布的老者,脖子上起码套有三四十个颈圈了。她的美,有点超出了我们的审美范畴,脖子与身体的比例不太协调,显得有点畸形了。

但让我不得不佩服的是,他们竟然还那么小就要套上那么沉重的钢圈,如果是要我戴的话,还不如杀了我呢……

此次的茵莱湖之行可谓是收获颇丰啊,不仅看到了长久以来想要见的长颈族,而且还收获了那么多可爱的小玩意,最重要的是还让我知道了友情的可贵,真的是毫无遗憾啊!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